嘉域书屋 > 其他小说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30章 我很喜欢殿下这个礼物
时渡的手先是托着蔺烟的侧颊,吻了没一会。

似乎是觉得这样还不够。

遂从她发梢穿过去,动作温柔地扶住她后颈背,将她按向至自己,并加深了这个亲吻。

高挺的鼻梁抵着她鼻尖,蛊惑撩人的,逼得蔺烟渐渐带出玫瑰花香的细碎气息。

蔺烟没想到时渡会主动亲吻她。

鉴于时渡之前的态度,她甚至下意识以为,时渡这是不想听她把话说完,所以只想跟她速战速决,好尽快完成配偶的义务责任。

蔺烟轻轻推了推时渡扣着自己后颈不放的手,很想讲话。

她觉得有些奇怪。

虽然时渡抱人的姿态一如既往温柔,但她被亲着却又感到了几近喘不上气来的压迫感。

时渡大概是察觉出她笨拙的换气方式,总算是稍稍从她唇上离开。

“……时渡。”蔺烟好不容易得以呼吸,正想接着把话说完来着。

下一秒,她又再一次噤了声。

时渡的指尖不知何时抵落在她锁骨下方的纹身上。

带着一点薄茧的触感,轻轻摩挲描摹着那一簇冷杉木纹身。

指尖甚至沿着她皮肤表层的纹身边缘,慢条斯理地勾勒了一遍。

“这是,殿下给我的生日礼物?”

隔了好一会,时渡终于视线抬起,眼睛糅杂着一些不太确定的情绪,看着蔺烟轻轻问道。

蔺烟冷不防被他眼神一勾,面上瞬间微微热起来,略有些短促地应了一声,“嗯。”

时渡指尖又似有若无的抚摩着她的纹身。

嗓音更加低醇暗哑,“痛不痛?”

“啊?”

时渡盯着她,耐心复述:“殿下纹这个,痛不痛?”

蔺烟只觉得周身近在咫尺遍布着时渡的撩人气息,思考的能力也因此减退,只是驱使着自己回答问题,“还好的,不是很痛。”

话音刚落,她明显感觉到时渡抵在她纹身上的指尖微微一顿。

以为他是误会了什么,蔺烟强迫自己回神过来,张开唇说。

“时渡,我先跟你讲清楚……我纹这个,也不是要挑衅你的意思。”

这下似乎轮到时渡微怔了下:“挑衅?”

“就是……”蔺烟犹豫着,用手指戳了戳他硬邦邦的心脏位置,“我之前有看到过,你心脏这里,是纹了黑色的烟火纹身的,我又刚好就叫蔺烟,所以,那其实……是我失忆四年间逼着你去纹的吧?”

时渡眼角轻轻一抬,看着她,不置可否。

蔺烟便当他是默认了,又接着说:“所以我就想着,趁你生日这个机会,我也去纹一个代表你的纹身好了,这样我们也算是扯平……”

“殿下,这不是扯平吧。”时渡温温和和打断她还没说完的话。

蔺烟有点委屈:“这还不算扯平,那算什么?”

时渡深邃墨黑的眼眸很安静地注视着她:“一般只有心意互通的两个人,才会去把对方纹在身上。”

蔺烟瞬间觉得他又在冤枉自己:“……我才没有不要脸到逼着你纹了身还要你承认这是你自愿的跟我心意互通的意思……时渡你无凭无据的不可以诬陷我……”

时渡柔柔一笑。

“你又笑什么!”

“没有。”时渡唇角笑意还未收敛,优雅虔诚地俯首下来,蛊人似的在她锁骨下方的纹身落下一吻——

“谢谢殿下。”

“我很喜欢这个生日礼物。”

蔺烟前一秒还恼得跟只炸了毛的猫崽似的想要挥爪挠人,下一秒被时渡的亲吻落下来,顿时就被顺了毛,乖乖服帖了下来。

沿着她的纹身,亲吻一点一点往下。

冷杉的气息似乎被加了温,如细细密密的火苗从她的肌肤燎过。

蔺烟有些怪异的紧张,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但又觉得她要是表现得太过生涩,时渡又会不会取笑她,于是她心一横抱住了他的腰。

尽管抱得很僵硬。

时渡似乎是感觉到她僵硬的举动,唇边好像又带了一点笑意,语气缓缓:“殿下这么急?”

……蔺烟紧闭眼睛,仿佛不知脸皮是为何物:“我抱我的,你管我。”

时渡一边答着“好”,一边温温柔柔把她身上的衣服褪落下来。

像是在给小动物顺毛似的,每一次抚摸触碰都让蔺烟感到舒适、喜欢。

这让一开始还紧张得很的蔺烟,渐渐沉迷沦陷在时渡的安抚服侍之下。

稀里糊涂的,并不知过去了多久多久的,蔺烟被时渡抱进了浴室。

蔺烟自己没什么力气,整个人软绵绵趴在他颈间,由着他给自己清洗,换衣服。

全程都好像是真的把她当成小动物一样照顾着的。

一直到时渡又把她抱回了床上,蔺烟这才迟钝地反应过来什么……

刚刚在床上的时候……

时渡把她全身上下几乎都伺候了一遍,他自己却半件衣服也没脱过,身上穿着依旧周整干净,而且从头到尾也很表现得很克制理性。

搞得好像……

她这趟是专门过来占他便宜似的。

蔺烟有点子心虚,但又不好意思问他。

眼看着他又要起身,蔺烟眼睛还湿湿的,没忍住抱怨了一句:“你自己衣服都没脱过。”

时渡似乎动作一顿,而后低笑了一声,抬眼看向她:“那殿下现在要脱吗?”

蔺烟看了看他,又低头瞅了瞅自己,最后怂怂地缩回被子里,实话实讲:“……我现在累了。”

时渡态度依旧温润:“那就等着下次再给殿下脱,好不好?”

蔺烟也听不出来他这是在敷衍自己还是又在笑话她,轻轻哼唧了一声,有点娇气地趴回了枕头上。

过了一会儿,她听到浴室里又传来了哗啦哗啦的水声。

好像是时渡在浴室里面洗澡。

听着这扰人心弦的水声。

蔺烟不太老实地躺了一会,忽然余光瞥见了什么。

迟疑地。

蔺烟坐了起来。

然后……

她看到了落在床上的一床玫瑰花瓣。

“…………”

呼吸一瞬间凝住了。

后知后觉的。

蔺烟想了起来,她刚刚在被时渡伺候的过程中……

好像哭了。

而且,还是觉得舒服才哭的。

而且,还哭了一床的花瓣。

蔺烟要被自己这操作窒息到了。

蔺烟慢半拍的回神过来,先是往浴室那边的方向瞄了一眼,确定时渡还在里边洗澡。

稍稍松了口气。

想着时渡应该还没有工夫发现这事。

于是,蔺烟开始一片一片收起床上的玫瑰花瓣。

企图趁着时渡还没发现之前,偷偷藏起花瓣,销毁她哭过的证据。

然而就在蔺烟趴在床上吭哧吭哧捡花瓣捡到一半的时候……

身后忽然冷不防传来时渡的问话,“殿下在做什么?”

蔺烟顿时拉起被子,并且掩耳盗铃似的把两只手往身后一背,抬头呐呐地:“……没做什么啊。”

时渡的目光从她微红的脸颊缓缓下移,而后,伸手轻轻掀开被子。

“你干嘛!——”蔺烟完全没想到时渡会突然掀她被子,想伸手去阻拦却已经来不及。

然后就看到时渡低眸扫了一眼她掉落在她身旁的一瓣瓣玫瑰落花。

又再次缓缓抬起了眼。

“……”蔺烟不想被时渡笑,干脆又拉起被子蒙住了脸不给他看。

隔了一会,时渡大抵是明白过来了什么,眼睫微微弯翘,对着面前埋在被子里头的人儿温声开口。

“这又没什么,殿下不用害羞。”

蔺烟觉得他这是说的风凉话,拽紧了被子忿忿道:“哭的又不是你,你当然觉得没什么了。我都是个殿下了还哭……丢脸死了……”

隔着被子,时渡轻轻摸了一下她脑袋,哄道:“我不会告诉别人殿下哭过的。”

蔺烟闷闷地扯着被子,有点犹豫:“真的吗?”

“嗯,真的。”时渡依旧耐心至极。

见蔺烟慢慢松开了攥着被角的手指,时渡这才重新掀开了蒙着她的被子,把她散乱的头发一点点顺到耳朵后。

蔺烟注意力还在身边这一片片玫瑰花瓣上,悻悻地小声:“我要把这些丢人的花瓣捡起来通通丢掉。”

时渡:“我帮殿下吧。”

又体贴入微地说,“殿下刚刚不是还说很累吗?”

蔺烟脸颊还很红,但转念一想,反正她刚刚哭成什么样也都被时渡看到了,而且她在时渡这里从来就没有留下过什么好的印象……

于是……

蔺烟自暴自弃躺了回去,“好吧……那你记得要拿去丢掉。”

“好。”

时渡莞尔答允。

他替蔺烟掖好被子,开始替她捡拾床上的玫瑰花瓣。

期间,蔺烟没忍住从被子里偷偷露出半张脸,看到时渡还真的一如往常的神色平静,很专注认真地捡起每一瓣花瓣。

捡起来,再放在掌心里。

蔺烟默默看了一会,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今天真的只是想过来给你看生日礼物的。”

时渡听到她说话,回头盯着她那半张微微泛红的脸,“嗯?”

蔺烟轻轻吸了一下鼻子,说:“时渡,我好像还没跟你说,生日快乐。”

时渡眸光轻动,腾出手把她被子往上拉了拉,“谢谢殿下。”

小半晌后,时渡整理好花瓣,刚想和蔺烟说一声,转头过去一看,蔺烟已经不知不觉睡着了过去。

鼻尖看上去还有些红,乖乖垂落的睫毛也有些潮湿的样子。

时渡安静地注视着酣眠的人儿好一会,忽然侧首过去,在蔺烟颊边轻轻亲了一口。

这才从房间离开。

启动电梯,来到公寓的负一层房间。

打开了那个黑色的特殊箱柜。

时渡从蔺府那边带过来的行李里,只带了这一个箱柜。

时渡将刚刚从蔺烟睡过的床上收集起来的玫瑰花瓣,做好【10月8号】的标记封存,藏进这个满满当当的只放着蔺烟哭落的玫瑰花的箱柜里。

而后,像是才想起来什么,他用秘密星电给陆敏淇拨去了星电。

陆敏淇那边很快接听了,“少帅?”

时渡:“孩子还好吗?”

“小少爷好像很生气您把兔子带走,刚刚属下给小少爷冲泡的奶粉,小少爷也不肯喝……”

时渡:“拍给我看看。”

“好的少帅稍等。”

过了一会,时渡打开隐藏光屏,看到陆敏淇传过来的一张照片——

照片里,小崽崽趴坐在繁殖孕育箱里,两只小手抱着一朵小玫瑰花苞,放在嘴里气鼓鼓地嘬着。

好像这样就能管饱似的。

时渡眉峰轻轻一勾,对星电那边的陆敏淇说,“你把星电外放,拿到孩子跟前,我跟他说说。”

为此,时渡特地将星电切换成视讯模式。

果不其然,原本还气呼呼待在被毯角落里的小崽崽,一抬头看到光屏里出来papa的画面,眼睛都跟着水亮了起来。

虽然隔着视讯,但时渡面对着视讯画面的小家伙,态度却很温和耐心:“兔子先借给她玩玩,以后会还你的,好不好?”

小宝宝明显能感觉得到今天的papa好像没之前那么冷淡,看上去还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眨巴了眨巴眸子,小宝宝总算肯松开嘬在嘴里的小花,仰着小脸糯糯地回答,“嗷。”

知道是借给麻麻玩的,小宝宝也没那么生气了,还有点害羞可爱的样子。

“别那么闹气,你乖乖喝奶,过两天我去看你。”

小宝宝揪着花瓣朝视讯画面的时渡笨笨地挥了挥,吚吚呜呜的,是很想要拥有什么的。

时渡听懂了小家伙的要求。

但他在这个问题上似乎很有原则性,并没有打算答允。

时渡语调和煦拒绝了小家伙:“她不像你,不怎么哭的,所以暂时没有她的花瓣可以给你。”

小宝宝闻言,委屈地扁了扁嘴,抽抽噎噎地又要开始掉花瓣。

时渡面不改色:“有机会会给你带的,别哭。”

听到papa这话,小宝宝才稍稍平复下来一点。

吸了吸鼻尖,眼睛水汪汪的,憋住了还想要掉花瓣的冲动。

陆敏淇本来在一旁等待着,过了没一会听到他们少帅叫她,忙不迭过去应声,“少帅。”

“可以了,你再去重新泡一下奶粉。”

“是。”

时渡盯着视讯画面里的小家伙乖乖喝了奶,睡觉。

之后又和陆敏淇嘱咐了一些话,这才挂了星电,从负一层房间离开。

-

-

(如果怀怀子看到有好多催更小视频小礼物,就会很有想要多多码字的冲动(。・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