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域书屋 > 其他小说 > 呜!我绑来的清冷少帅偷养小崽崽 > 第53章 不准带着我的小宝宝跑掉
·

半个小时后。

一楼餐厅。

时渡正坐在座位上就餐,而被抱在他腿上的小时予正自闭的抱着个奶瓶。

生无可恋地喝着奶。

时渡低头给小家伙擦了擦嘴角边上的奶泡,耐着性子说:“一会被她看到了,又该担心了。”

“哼。”蔺时予半点面子也不给的,立即推开papa的手,抱住奶瓶又换了个方向靠在时渡另一边手臂。

时渡:“蔺时予,我们讲讲道理,不该拿的东西,是不是不能拿?”

蔺时予才不要跟坏papa讲道理:“那是、麻麻的花瓣、”

“她脸皮本就薄,好不容易才哭一次,你还一大早跑到她房间里提起这个,她会以为你在取笑她的。”

“我、我才没有取笑……麻麻……”

蔺时予可委屈了,他就只是想要拿回麻麻的花瓣,才没有要取笑麻麻哭哭。

时渡摸摸小家伙脑袋,“嗯,那以后不要再在她面前提起这个,她会不开心的。”

“我……可是……”蔺时予搬开奶瓶,仰仰下巴,很认真地下了结论:“papa你偷我花瓣、”

正好这时候蔺烟的脚步从客厅那边靠过来,时渡面不改色把小奶瓶塞进蔺时予嘴里,“乖宝怎么还在哭,是饿了吧。”

“唔唔……”蔺时予被迫抱住了奶瓶,委屈巴巴嘬起奶。

“时予还好吗?”蔺烟挂了星电第一时间过来,看到时渡抱着小家伙在喂奶,小家伙眼巴巴瞅着她,瞧着就让她不放心。

“就是饿了,吃饱了就好了。”时渡一手抱着小崽崽,温柔地应道。

蔺烟稍稍松了口气,这才在时渡旁边的座位坐了下来。

时渡腾出一只手给蔺烟盛了汤。

“刚刚是基地那边打来的星电吗?”时渡看得出蔺烟眉心不展,想必是基地那边遇到了什么棘手难办的事情。

说到这个,蔺烟就有些愧疚:“嗯,时渡,我一会可能没办法陪你去见医生了,联盟军基地有些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

时渡沉吟了数秒,颔首道:“既然基地里有急事,殿下放心去就行,我会自己去见医生的。”

蔺烟也只能应声说“好”。

末了,低头看到小时予趴在时渡臂弯上,水汪汪的大眼睛黏住她。

显然也是很舍不得她的。

蔺烟于心不忍,伸指勾了勾小家伙的拇指头,像是在跟她的小宝宝做约定。

在这样的安抚下,小时予这才没那么紧绷着了,乖乖蹭了蹭她的手指。

等用完早餐后,时渡把哄睡着的小家伙抱回婴儿房里,这才把蔺烟送到了玄关门口。

蔺烟总觉得这次事发突然,自己也不清楚能不能准时回家,临了出门之际,还是没忍住转过身撑在时渡轮椅扶手上,俯首吻住了时渡的薄唇。

蜜甜微醺的玫瑰花香气息侵入时渡的口中。

蔺烟蛮横的、不讲道理的,要时渡的周身充满她的专属气息。

同时,她也被时渡扣住了腰,加深了亲吻。

比起她横冲直撞的做法,时渡安抚她的方式则是一如既往的润物无声,温柔而强势,不急不缓的,将冷淡好闻的木质香气,落在她颈部、耳廓、嘴唇……

这样细腻而缱绻的亲吻,反倒是更加让蔺烟面红耳赤。

心跳不由自主乱了节拍,她费了好大心神才迫使自己清醒过来,从轮椅边站直了起来。

脸还红着,抿了抿略有些酥麻的唇,又不忘了低头对轮椅上仍然衣冠楚楚的男人低声警告:“不准带着我的小宝宝跑掉。”

时渡指尖柔滑划过她颈侧,从容不迫整理好她稍稍有些乱了的衣领,注视着她答允:“好。”

蔺烟这才不得不启程前往联盟军基地,并立即召开了会议。

根据许欣从azu座附近星系群传回来的探测数据,被封锁的azu座星系北部边陲地带,确定出现了一道的裂缝。

根据图像勘测,那一道裂缝虽然尚且还不足以造成毒素外扩的危险,但若不及时进行修补,一旦裂缝扩大,azu座内部的毒素定会趁机外溢……

所以,会议一结束,蔺烟当即召集她的舰队,整装待发。

在得到联盟总统的批令后,蔺烟便出动了战舰。

以往出征,蔺烟总是没什么其他的顾念,但这次临了出发之际,蔺烟想了想,还是给时渡拨去了一通视讯通话。

时渡似乎是刚从记忆检验站出来,接到她的视讯,光屏随着视线挪移了好几次才摆正了。

蔺烟难得一回看到时渡这样,不由弯了下唇,“时渡。”

时渡抬眸看向视讯画面,定定地看了看她,很快注意到她身后背景是战舰机甲,“殿下要出征?”

蔺烟也没有瞒着他,把今天会议上的事情如实告知了时渡,“我现在准备要出征前往azu座修复裂缝。”

“现在?”时渡说完,似乎看了一眼光表时间,在准备调度星舰。

尽管时渡的神情淡淡的,和过往没什么区分。

但因为如今知晓了他的想法,蔺烟几乎是一眼就看出了他这是想要过来找她。

心头不由一暖,开口安抚他,“你先别担心,只是去修复裂缝。”

换做是过去以往,蔺烟断不敢想象,表面上那样冷漠疏离的时渡,剥开层层心底,却埋藏着对她深沉炽烈的爱意。

也正因为现在清楚知道他很在乎自己这一点,蔺烟光是看着视讯里的他,便已经感到安心。

于是又接着说:“我知道时予的身份特殊,所以,无论如何,我很需要你留在首都,照看好时予。”

“只有你和时予安然无恙,我才可以放下所有顾虑去办这件事。”

蔺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错不错地注视着视讯里的时渡,眼神里满满都是信任。

在这片刻后,时渡和她对视着,语调温沉给出了答复:“好,我会照顾好时予,也请殿下注意安全。”

在结束了视讯通话之后,时渡坐在星舰上沉思了片刻,最终给远在第三星系的阿辰发去了一道密令。

让阿辰的军队的紧跟其后,不用干扰蔺烟办事,但同时也要密切关注蔺烟的一举一动,一旦出现什么意外状况,需要及时向他回禀。

直至一周后,蔺烟殿下的舰队完成任务从azu座星系安全归来,时渡才让阿辰带人撤了下来。

在蔺烟进宫复命的同一时间,时渡处理好相关事宜,关上光脑从书房出来。

陈安正在外头候着,看到时渡总算忙完事情出来了,忙跟了上去。

“先生,小殿下还待在殿下的房间里不肯出来,属下怎么劝也没用……”

时渡一边启动外骨骼助行器,“喝奶了吗?”

陈安点了点头:“小殿下倒没饿着,就是瞧着不太高兴。”

时渡“嗯”了一声,交代陈安准备了一些蔺烟爱吃的晚餐,这才乘坐电梯上了楼。

打开蔺烟的卧室房门,果不其然,某只小宝宝正抱着兔子,趴坐在落地窗前的羊毛毯上,小脸忧郁往外望着。

时渡走过去,把小家伙从地毯上捞了起来。

在小家伙哭闹之前,不紧不慢地开口告知:“还有两个小时,她就到家了,你确定还要躲在这里唉声叹气?”

原本耷拉着眼皮没精打采的蔺时予猛地从papa怀里抬起了头,并惊得小垂耳兔也跟着翘起了一只耳朵尖。

“嗷!麻麻回来了!”

蔺时予高兴坏了,把小垂耳兔往他的小滑板车一放,抱着滑板车吭哧吭哧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

蔺时予眼睛亮晶晶的,从自己这两天新添置的小衣柜里翻箱倒柜找到了最喜欢的一套小衣服。

然后塞给了时渡,仰头雀雀欢呼:“papa,我要换,换这个!”

“啧。”时渡接过来瞅了瞅手里的小衣服,明知故问地,“你这是要打扮给谁看?”

蔺时予语气天真软糯:“给麻麻看!”

时渡轻轻笑了一声。

像是在取笑这个肤浅的笨蛋儿子,但最终还是给这小东西换上了新的漂亮衣服。

只是小时予毕竟还太小,趴坐在时渡肩头上眼巴巴瞅了半个小时不到就困倦得睡着了过去。

时渡嘴上答应着会在蔺烟回家的时候叫醒他,但一等这小子睡着,便直接把小家伙抱回繁殖孕育箱里了。

蔺烟是在一个半小时后才回府的。

时渡启动了外骨骼助行器,亲自去开的门。

原本做好了共度晚餐的打算,却在开门以后看到了蔺烟强撑着站在门边。

蔺烟身上的军装已经被扯崩了几颗纽扣,眼神暗涌着郁躁,噙着潮湿水汽的眸子朝他看过来。

并且,在嗅闻到时渡身上的冷杉木气息后,唇间很明显顶出了细细白白的小獠牙。

那分明是……嗜血症发作的前兆。

时渡上前一步,抬手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蔺烟,低声哄:“我先抱殿下回房。”

蔺烟被他抱了起来。

只是,大概是因为这次太长时间没有得到时渡的气息安抚,又克制强撑了这一路,蔺烟这会儿半分理智都没有的,

只知道狠狠地撦拽他的衣领,呼吸急促,声音沙哑地朝他嘶吼,“我饿!我饿了!”

“我知道,等会就给殿下喝。”

蔺烟双眼通红,又哭又闹:“不要等会!我不要!”

说着,凶狠地一口咬住时渡伸过来的手掌,直至咬出血印来。

而时渡并未挣开,就这么由着她咬着手,直至把她抱回了卧室。

蔺烟被他抱在怀里,许是真的被饿坏了,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小兽低鸣声,却又不得要领地胡乱咬着。

“烟烟乖,”时渡很清楚感觉到蔺烟这次状况有异,只得暂且把手抽了出来,把她抱回床上,亲了亲她愈发滚烫的额头哄道,“等一下,我拿了药就上来陪你。”

说着,时渡不得不把蔺烟放开,关好门才出去。

然而,蔺烟感觉到时渡的气息越来越远,眼里更是焦躁阴戾,根本无法听时渡的话乖乖躺在床上,猛地撞开了门。

鼻尖耸动着,正要循着时渡的气息下楼。

而就在这时,隔壁房门忽然打开了。

猝不及防的,这样渗人一幕撞进了小宝宝的眼里。

蔺烟皮肤冷白,双目嗜血通红,嘴唇冒出了小獠牙,唇角也沾着血。

仿佛是刚凶戾地撕咬过什么的。

门一打开,蔺烟眼眸红红,立即寻着味儿看了过去。

那一瞬间,小宝宝睁大瞳孔,被吓到小脸惨白,呼吸颤抖着,瑟缩害怕地往后退了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