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域书屋 > 修真小说 > 云海仙踪 > 第三百六十八章 摄神
  霓光闪烁,幻景如水波荡漾。

  那尼姑仰着头,似笑非笑地凝视着顶壁的镜子,仿佛正透过镜子,凝视着许宣二人。

  素晴!

  许宣又惊又奇,不知为何她的影像竟会栩栩如生地出现在这里?听见烈云狂的低呼,更觉诧异,道:“小贼,你认得她?”

  那厮干笑两声,神色有些尴尬,道:“认倒也不算认得,只是前天夜里在皇宫的太子府里见过……”

  “太子府?”

  许宣原想问他是普安郡王还是恩平郡王,但想那赵伯琮乃是慈航静斋俗家弟子,素晴若是出现在宫中,必是拜会他无疑。

  难道她与王重阳也经由“六合棺”,回到了临安?

  精神陡振,追问其详。

  烈云狂挠了挠头,道:“小人的表兄到了临安后,吵吵嚷嚷,非要去皇宫开开眼。我见道佛各派都去了金山寺,宫城守卫松懈,就领着他悄悄上了凤凰山顶。在宫里胡乱兜了几圈,小人正要催他走,他却非说‘既入宝山,岂可空手而回?’拐入太子府,掳了太子妃。正待要走,忽然来了一个尼姑,鬼鬼祟祟进入了太子的寝宫……就是,就是这个比丘尼。”

  他指了指空中素晴的幻像,忍不住浮出一丝淫猥的笑容,道:“我们从没见过尼姑和太子幽会,大感好奇,就躲到窗外偷听。两人浓情蜜语,卿卿我我。正听得有趣,山下忽然传来一阵笛声,这位比丘尼顿时变了神色,匆匆逃走。被她这般一搅,我们的行迹也随之暴露了,表兄屁股更是无端端挨了一记气箭,亏得小人机警,才逢凶化吉。”

  许宣脸一沉,正想骂他胡说八道,灵光霍闪,陡然明白这厮所说的“素晴”乃是完颜瑶所化。

  那小妖女投靠李师师后,伪装成素晴,害得慧真、王重阳等人九死一生;后又随着女魔头混入金山寺,诱使大悲变成了敖无名,闹得天下大乱。

  不知此番假冒素晴,色诱赵伯琮,又有何图谋?

  忽听上方传来一个轻柔悦耳的声音,在洞窟里嗡嗡回荡:“晴儿自别茅山后,无时无刻不想着重归上清。今日蒙宗师不弃,夙愿成真,再造之恩,没齿难忘。”

  两人大奇,这声音与“素晴”幻像的口型完全符合,难道眼前所见并非蜃景,而是窟顶投映而下的真实场景?

  只见霓光波荡,在“素晴”身后浮现出一个又高又瘦的道人,头戴七星黑冠,身穿五色云霞帔,斜背长剑,衣角上绣着北斗图纹。长眉入鬓,不怒而威,赫然正是上清派的辅教宗师朱洞元。

  他双眼似睁非睁,似闭非闭,淡淡道:“你有此心,为师甚感欣慰。葛真人将你托付于我,我自当视如己出,倾囊相授。你是碧霞元君的女儿,将来继承元君之位也是理所当然。只是李元君误入魔途,千夫所指,我若直接立你为储,茅山上下未必能服。慧真师太收你为徒,我不阻挡,也是想检验你心诚与否。你既心向上清,愿携‘甲子环’与‘玄武骨图’作为谢师之礼,情真意切,金石为开,我也就放心了。”

  许宣一怔,怒火上涌,朱洞元谨小慎微,鲜有丑闻,想不到竟这般厚颜无耻。隐隐又觉奇怪,素闻这厮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为何此时说起话来毫无顾忌?

  “素晴”道:“前日金山寺内,宗师传音于我时,晴儿便下定决心,纵是粉身碎骨,也要光耀茅山,重振师门。于是今日趁着慧真师太盘坐疗伤时,悄悄取走了‘甲子环’,连夜赶到茅山……”

  “甲子环?”朱洞元一震,细眼精光四射,声音竟微微颤抖起来,“你将‘甲子环’带来了?”

  烈云狂仰头张望,狂嗅气息,寻找这幻像的投射之源,忽然“咦”了一声,满脸惊讶,指了指窟顶那铜钱孔般的方形白光,竖起三根指头,道:“帝尊,上头除了这尼姑,还藏了两个娘子……”

  话音未落,蜃景波荡,“素晴”从袖中取出一个白色丝袋,轻轻一抖,滚出两个清秀女尼,竟和她长得毫无二致。

  许宣、烈云狂大感意外。

  朱洞元更是脸色剧变,猛地抬头朝那“素晴”望去,四目交接,如遭电击,他的表情忽如冰霜冻结,原本凌厉如电的眼睛也呆滞如死鱼。

  “素晴”嫣然一笑,柔声道:“是了,看着我。好好看着我。”

  她的脸如被朝霞镀染,光芒四射,瞳孔中更似燃烧着两团火焰。

  烈云狂心中一颤,呆望着空中幻像,意夺神摇,迷迷糊糊地朝前走去。

  “摄心术!”许宣大凛,咬破舌尖,一把抓住那淫贼的后领,在他踏落悬崖前拽了回来。

  “摄心术”源自上古的“摄神御鬼大法”,即使在魔门之中,也被视为极凶邪诡秘的外道法门。

  “盗丹大法”盗取他人之炁,“摄神大法”则是摄汲天地之神。

  修此术者,可以吸纳游离九界的魂神,聚炼念力;也可借此控制他人的魂识,操纵如傀儡。但修炼时稍有不慎,便受反噬;遇到念力高强的对手,更有魂飞魄散之虞。

  许宣遇见的各派高手中,仅有林灵素、李师师、李少微等寥寥几人敢修此法。眼前这“素晴”竟能摄住堂堂茅山辅教宗师的心魄,除了李师师,实在想不出谁还有这等本事!

  烈云狂被他拍醒,冷汗涔涔,又惊又怕,不敢抬头再望。猛力抽吸了几口气,似是又辨出了什么气味,道:“帝尊!我在太子府见到的尼姑,不是站着的这个,而是躺在她脚下的其中一个……”

  话音未落,又听那“素晴”柔声说道:“朱辅教,你说只要我献上‘甲子环’,就让我接掌茅山元君之位。如今我已将‘甲子环’带来啦,不知‘元君密匣’又在哪里?”

  朱洞元怔怔地望着她,木偶般横移到密室墙边,在一块镶嵌的青铜八卦上拍了拍,八卦图案应声凸起半寸。

  他又在“震位”、“乾位”、“离位”、“坎位”、“坤位”上来回拍了几遍,而后朝左转动三圈。

  “咯啦啦”一阵低响,青铜八卦朝外弹出半尺,霓光四射。

  朱洞元伸手取出一个五寸来高的彩铜描金小人。

  小人高髻道袍,盘坐合掌,斜背着一个空剑鞘,似是上清道姑的形状。

  他握着小人,手指颤动,大汗淋漓,心里似是在做着激烈的斗争,双眼却始终瞬也不瞬地盯着“素晴”,慢慢移步到她面前。

  许宣心中一动:“难道这小铜人就是‘元君密匣’?‘紫虚小剑’不是什么开启盒子的钥匙,而是插入铜人剑鞘的机关秘钥?”

  “素晴”从朱洞元紧攥的手里拔夺出彩铜小人,粲然一笑:“多谢辅教赐宝。现在,你可以好好睡一觉了。”

  左袖一拂,朱洞元登时委顿倒地。

  她收好小铜人,又将脚边的两个尼姑纳入乾坤袋里,纵身一跃,洞窟内的蜃景倏然消失。

  只见洞顶光芒怒放,一道人影从那铜钱孔般的方口翩然冲下,正是那“素晴”。

  许宣更无怀疑,幻像中的密室必与这洞窟相连。

  这妖女既非完颜瑶,必是李师师无疑。她处心积虑,只为夺取“炼天石图”与“六合棺”,此番乔化为素晴,潜入茅山元君密殿,从朱洞元手中夺走“元君密匣”,多半就是为了寻找“六合棺”的下落。

  此时本是半路劫夺的绝好时机,奈何他重伤初愈,又引雷入体,难以聚使真炁,贸然现身,徒有送死而已。

  然而葛长庚对他恩同再造,临终托孤,又岂能眼睁睁看着这魔女掳走素晴?

  心念急转,喝道:“李师师!‘紫虚小剑’在我这里,要想开启‘元君密匣’,就拿秋晴姑娘与我交换!”

  “是你!”那“素晴”凌空翻旋,妙目惊讶地凝视着他,闪过古怪而复杂的神色,嫣然一笑,“好呀,你这般怜香惜玉,那就‘红粉赠英雄,宝剑送佳人’罢。你将‘紫虚小剑’抛与我,我就将你的亲亲小尼姑送还与你。”

  眼波盈盈,似悲似恨似喜似嗔,又似蕴含着万千凄婉与柔情。

  许宣心头一颤,意乱情迷,不由自主地摸出那“紫虚小剑”。

  正待丢去,下方炫光霍闪,一道人影鬼魅般冲向“素晴”。

  许宣猛地醒过神,暗呼侥幸。

  只见气浪迭爆,黑影交错,刹那间,来人便已攻出了数十剑,快逾闪电。赫然竟是茶铺里的“瞎婆婆”!

  那“素晴”猝不及防,被她迫得险象环生,连“摄神大法”也无从施展。

  许宣大奇,李师师的“先天神功”与“九宫步”出神入化,眼前这“素晴”竟似丝毫不会,难道她并非那女魔头?

  转头四望,不见白素贞。但此时最要紧的是救下真素晴,若能趁机从那“婆婆”手中夺回罗盘自然更好。

  当下顾不得多想,将烈云狂兜入乾坤袋,聚炁朝二女掠去。

  身形方动,“轰”地一声巨响,大浪喷涌,深渊里冲出一只龙鲼,尖啸着迎面扑来。

  *******

  21响皇家礼炮+山呼海啸+漫天烟火,感谢“走不走”盟主震天撼地的102张月票!“如何面对,曾一起走过的日子。现在剩下我独行,如何让心声一一讲你知。从来无人明白我,唯一你给我好日子。有你有我有情有生有死有义。多少风波都愿闯,只因彼此不死的目光。有你有我有情有天有海有地。不可猜测总有天意,才珍惜相处的日子……”嗷~~呜~~

  感谢荒颜之空盟主(4张)、肯特盟主(3张)、楚清秋(3张)、刀编剧(2张)、默读忧伤(2张)、碧玉湖盟主、霸道的榴莲、TiTanium、意象、今儿真高兴……的月票!

  感谢所有兄弟姐妹同心协力,将《云海》固守在三月的QQ月票榜第四。

  神门威武!

  下一章4月2日晚上十点更新。如果你喜欢本书,请扩散推荐,谢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